誰能理解我的苦?拉拉「心痛告白」:如果有來世、我不要再當「導盲犬」了...

你有沒有想過假如自己有一天看不見了,會怎樣?那些開得驕傲的花,那些綠得發光的樹﹑樹葉中投射下來的點點光斑,還有灰色的建築群﹑璀璨的霓虹,甚至穿行的人流﹑熟悉的面孔,通通都陷入無邊的黑暗……

 

當你看不見了, 在你不敢邁步時,會否有人為你指引? 在你四顧無望時,又有沒有甘心守護你的那個靈魂?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都沒有想過,更沒想過我現在看見的色彩斑斕的世界,是另一些人永遠不可企及的奢望,他們在黑暗中嘗盡世間冷暖,直到導盲犬的出現,才成為照亮這些人全部生命的那道光……

 

我叫多拉,是2017年12月30日剛剛上崗服役的一隻拉布拉多導盲犬,經千日,走過萬里路,練習繞路障,跨台階,躲避高空障礙物……經過6次46項考試之後,我終於畢業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中國有1700萬盲人,而服役導盲犬不足200隻,在廣東有75萬盲人,服役導盲犬加上我也僅有四隻,若按照盲人與導盲犬的理想比例100:1來看,實在遙不可及。但起碼現在有了開始......

 

我也知道日本有一部電影《再見了,可魯》讓無數人感動不已,賺足淚點,一個人的十年人生,一隻狗的從小到老,都在鏡頭的光影切換間攸忽即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導盲犬短暫而悲情的一生,讓無數人潸然淚下,這讓我想到了自己,歷經幾番分離,只為成為盲人的眼睛。

 

要成為為人類服務的導盲犬一點都不容易,首先需要三代都沒有咬過人才會被送到了寄養家庭,並在6個月大時就要進行絕育手術。


一年後,當我習慣了溫馨的家庭生活,真心愛上了我寄養家庭的主人時,我卻被無情的送到了導盲犬南方示範基地,開始半年的專業導盲犬訓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導盲犬南方示範基地的日子痛並快樂著,我每日都需要接受枯燥且嚴格的專業訓練,忍受單調的飲食,還將面臨工作原因帶來的健康問題,我需要經過島上訓練﹑島外社會訓練﹑進入家庭磨合等多個階段,總歷時兩年之久,經過淘汰率高達7成的嚴格篩選,才能等到正式上崗服役的那一天,等到我要用時十年時光守護的那位盲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知道十年之後,我也可能再一次與服役的盲人分開,回到基地養老,一次次的割捨,一次次的重新適應,沒有歡樂的童年,沒有縱情的一生,只有日覆一日單調辛苦的指引。

 

有人說,導盲犬是聰明且令人敬畏的夥伴,有著悲情而純潔的靈魂,窮其一生成為盲人生命的指引,讓他們感受到溫暖與愛。我想,這就是導盲犬的真正使命,我也將如此,度過我的後半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的一生,就是一個無言英雄付出的一生,當被選為導盲犬的那一刻起,我的命運就此註定,但其實,我也想無憂無慮的玩耍,我也想要自己的社交、認識朋友、甚至是育有我的後代,這輩子我已經付出了很多,如果有來世,我不想再當一隻導盲犬......

 

來源: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