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小貓5年前被抱出泥坑,兩年練習走路,只為去門前等主人回家

感動常在生活中,一生陪伴,換來的是一個等待,貓咪說:「我願在等待里陪伴你走過一生」。

有愛的貓咪都有一位有愛的主人,生活中太多溫暖的事都被它體會過。「歡迎回家」,簡單的四個字,讓貓咪全身心地投入了進去,等主人回家只是一個結果,想主人回家才真正觸動了我們或許已冰冷冷的心。

「你又在等我呀,快躺著,別累著了」,剛剛回家的平賀正對著自己的愛貓松子說出了寵愛般的話。那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愛貓,雖沒給他帶來特別的好運,但他因為愛貓而懂了人生重要的道理——等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5年前,難得出門的平賀早早地去買夠他用幾周的用品,可這次出門的他停在了院前——一隻小貓昏倒在泥坑裡,脖子上被咬出了兩個小洞,偏瘦的身子與渾濁的污水合在一起,那副悲慘的畫面定格在了平賀的眼中。

一切都在暗示平賀去救小貓,怕麻煩的他竟沒有離去,即使沒錢仍單身,又跟救一個小生命有什麼關係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貓(松子)被平賀帶回了家,沒有去醫院治療,沒有吃有營養的貓糧。一瓶跌打葯,一小碗麵糊,以及平賀笨手笨腳的照顧,讓它在還算暖和的床上醒了。

所有的幸運似乎都用在了松子的蘇醒上,它不能走路了,側躺將會一生陪伴著它。幸好它身邊還有著平賀,吃飯有平賀喂,上廁所有平賀擦,睡覺有平賀哄,這一切都好似在為了彌補它受過的傷,讓它能健康地長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松子的一生都在為走路而努力學習著,脖子上的傷口給它帶來的不只是兩個疤痕,還損害了它的神經系統,讓本就清醒的它總要跟不受控制的身體「鬥爭」。

這樣的喵生曾數度讓松子消沉過,它不願吃平賀遞到嘴邊的食物,也不願平賀用紙巾去給它擦屁股。然而連生氣的表情都不能控制的松子根本就咬不著,即使最簡單的喵叫也讓它無力開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能讓一隻本就單純的貓咪感到痛苦的事不多,無能為力只是讓松子沒有正常的生活,沒了希望才是松子最大的痛苦。而且這份痛苦會隨著它的成長而變得更加沉重,因為它懂得越多,也就知道自己越「獨特」。

外面「自由行走」的世界沒有給松子帶來更多傷害,平靜單一的小屋倒讓松子漸漸地感受到溫暖。一個跳跳球,是它從平賀那兒得到的第一份禮物,它喜歡看著跳跳球高高地彈起,喜歡被平賀抱著去追跳跳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松子想自己去追跳跳球,想自己去學著跳跳球跳起來,它想讓這份渴望成為現實。於是跳跳球成了它喵生最重要的禮物,往後它的禮物都將只是跳跳球的陪襯,因為跳跳球間接地給了它信心,它要站起來!

從那以後,松子一直嘗試著站起來,一個簡單的坐姿都讓它練了很久,而且還極力地剋制著身子擺動。它的右腳至今仍留著很多傷疤,那是它自己咬的,每當身體不受控制時,它就會生氣地咬自己,就連平賀都不能一直阻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平賀很想阻止松子再這樣倔強下去,他沒有要求松子任何事,只想讓松子能夠平平安安過一生。為此他還找了一份能長時間在家待著的工作,只想多陪陪松子

有時候平賀出門時,松子就會在側躺著時努力調整方向,只為了看著平賀。直到平賀回家時,它仍然那樣躺著,嘴巴還不受控制地微微動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某件事已成習慣后,做著就不那麼累了。松子日復一日的練習著蹲坐、站立以及行走,失敗早已成了家常便飯,可它樂在其中,只為了靠自己去抓到從平賀手中丟出的跳跳球。

兩年了,從松子被救那天開始已經過去了兩年,它變胖了,也變開朗了,總是羨慕地看著窗外的小鳥,一待就是一個下午。

伴隨著叮咚的鈴聲響起,松子蹦蹦跳跳地來到了門前,極力控制住自己抖動的身子,等待著門外最期待的主人回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松子練習了兩年的走路,雖然仍舊不能一直控制住自己,但它已經能從客廳走到門前,這段距離讓它期待了整整兩年。

從此「等待」是松子每天最期待的事,那個跳跳球早已落在床底。它不能為平賀帶來撒嬌的動作和喵叫,只能用等待來讓平賀感到溫暖。

出門時有松子相送,直到平賀關門后才會不受控制地抖動;回家時有松子迎接,直到平賀換上鞋子后才會帶著平賀去客廳。它努力地把自己正常的一面展現出來,即使忍不住抖動時,它也會把頭扭過去,含著自己抖得最厲害的右腿。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如今已經過去了5年,松子仍每天都在努力嘗試控制住自己,仍每天都在門前等待。只是那位它最愛的主人給它帶來了更多的愛,因為這個家有更多人的愛它了,所以它才更想要控制住自己抖動的身子去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家人。

其實松子已經做得很好了,已經夠了,祝福它的這份等待能給它帶來好運,祝福它的這次喵生能有著更多的幸運